爸爸的幽默感有多重要!

 家长社区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17 11:09

​    ​父母之间基于伴侣的亲密关系,心理学家们把这种美好关系形象比喻为音乐旋律。德国心理学家海灵格就曾说:“伴侣之间关系像巴洛克式的音乐会一样,变化多端的美妙旋律是在高音部分呈现出来,而他们的基础,是低音部的乐章的衬托和连接,并提供了深度和力度度。在家庭里,低音部的乐章应不断出现:我爱你们!”

    ​低音部的深度和力度决定父亲内心特有的宽厚与包容。因此,生活中每天出现的教育孩子的琐碎小事,常常让母亲有力不从心之感,抱怨和唠叨是不可避免的,怎样抓住问题的关键点,给予节奏上的巧妙变幻,就需要父亲多动脑筋,多出高招!

    ​奔儿头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,喜欢的事情可多了!放学回来,有时甚至作业还没完成,就惦记去摆弄他的乐高机器人,因此写作业时,不断地左弄弄、右弄弄;读书时,更是坐不稳,一会儿会跑到厨房看看妈妈在做什么?一会儿又跑去看爸爸在干什么?妈妈真是拿他没办法,常常就像“老鹰抓小鸡”一样,总是跟在后面督促着,再者妈妈看他实在磨蹭就干脆一边训斥着,一边帮忙把他东西收拾好。爸爸看在眼里,也在思考着!

    这天晚饭时,爸爸对奔儿头说:你很喜欢乐高机器人(LEGO),但你知道吗?乐高最早制作木制玩具的,所以从今天开始,咱们俩和妈妈一起玩个“我是木头人”游戏,怎么样?奔儿头高兴地拍手,妈妈还是有点疑惑的看着爸爸,“好,咱们先一起来说,我们都是木头人、一不许动、二不许笑、三不许露出大白牙!”奔儿头和妈妈很认真的照做了!

    ​爸爸又宣布了游戏原则:“我是木头人”时间,不许说话,不许走动,安静做积极的事情,谁要在规定时间违规,就会罚爸爸妈妈做俯卧撑、奔儿头减掉一样乐高机器人。奔儿头吐了吐舌头,想到爸爸妈妈也很公平罚自己做俯卧撑,就没有提出意见。

    ​从这以后,每天晚上,爸爸总是要宣布几次“我是木头人”游戏,每当奔儿头忍不住时,左右看看爸爸在安静做自己的事,妈妈也忍着不在奔儿头写作业时,总是到身边叮嘱的习惯。每当木头人闹钟响起时,奔儿头就会很兴奋地跳起来,妈妈也释然而又开心的笑了!

    ​结合一周和孩子相处的事情,以幽默地方式提醒伴侣和孩子,例如用:我是木头人的游戏,提示孩子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事情,不互相打扰。也是对妈妈反复唠叨孩子的一个提醒。幽默感对一个人的作用,很像弹簧对汽车和飞机的作用。汽车有了弹簧装置,才能在不平的道路上行驶,上下震动不会过于剧烈;飞机有了弹簧装置才能安稳着陆,不致摔坏。 幽默感不管对自己、对别人都是润滑剂、清凉剂。七八岁的孩子天性就是好动,是一部不断学习、不断修正的机器,这部“机器”精力无限,不能安定,对很多新事物都感兴趣。因此,父母常常因为应接不暇而感到困惑甚至生气,其实很多时候,父母最应该思考的是改变自己刻板的方法,不是训斥就是帮忙,这样反倒让孩子无法安静下来专心做事。

    ​和培养智慧一样,对孩子的幽默感培养可以从训练得来。从小训练,从小事训练,从小处训练;多阅读,多观察,多思考是训练的内容。幽默感是人生态度,所以必须从小训练;严肃紧张的孩子长大成人之后也一样严肃紧张。一个人的人生态度、个人气质形成后是很难改变的。从小事训练,从小处训练,目的在于把幽默感变成孩子的生活习惯,并内化成孩子的气质。孩子的幽默是最自然、最坦率的人类语言,需要父母用心去发现和体会,作为父亲和孩子沟通中,尽量做到像乐队低音部一样,急事慢慢说,大事想清楚再说,小事幽默地说。